聚焦明星動態、名人資料大全、最八卦明星緋聞,盡在全球大人物。

亚冠塔什干棉农2019: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分類: 科技名人|2015-12-03 12:28:54

亚冠塔什干棉农对吉达国民 www.djpvhz.com.cn 梁從誡先生 2010年10月28日下午,自然之友創會會長梁從誡先生在京因病辭世,享年78歲。梁從誡,1932年生于北京,祖父梁啟超,父親梁思成,母親林徽因。作為自然之友的創會會長,梁從誡先生堪稱民間環保的先驅人物。

梁從誡先生的多年摯友、著名環保人士、綠家園創辦人汪永晨特為本刊獨家撰文,追憶梁從誡先生。 我曾親耳聽過梁先生的這句自嘲:我們一家三代都是失敗的英雄;可以說是屢戰屢敗但也都是屢敗屢戰。當時,梁先生說,如果說我從祖父和父母身上繼承了點什么的話,那就是信念:一個人要有社會責任感。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今天走在民間環保這支隊伍中的人,我覺得都有梁先生一家人的這種文化情懷,都有過這種受打擊的經歷。從這兩天大家的緬懷中,我把它說成是悲傷時的慶幸。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1994年春天,我在美國舊金山采訪時,一位朋友托我打聽一個叫“梁孔捷”的人。我的朋友當時在美國一家傳媒中心工作。她說在《世界日報》上看到“梁孔捷”等4人在北京成立了一個環保組織叫自然之友,他們希望和這個組織建立聯系。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回到北京后我四處打聽,那時環保民間組織不像現在這么家喻戶曉。直到1994年秋天在一次中華環?;岬牟煞沒疃形也胖饋傲嚎捉蕁庇Ω檬橇捍詠?。因為《世界日報》上那條消息是從英文翻譯過去的,“梁孔捷”是梁從誡的譯音。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從1994年至今,我和梁先生在“一個戰壕”里已經打了十多年的交道。在見誰都叫老師的今天,我叫梁從誡“梁先生”,似乎這樣稱呼才符合我內心對他的認知和尊重。我對生態問題關注的程度,曾讓梁先生一認識我就把我拉進了自然之友并成了理事。也是因為梁先生,沒多久我又離開了自然之友,拉起了綠家園志愿者的旗幟。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我曾拉梁先生和我一起去過我的環保啟蒙地,江蘇省睢寧縣大余小學。這是從上世紀80代起就在學??拱∧窕疃囊凰┐逍⊙?。那所學校的學生和老師用繪畫、唱歌、跳舞等形式,用走到田間河邊等課外活動,表達人類對小鳥的熱愛。那次,年僅70歲的梁先生在小學參加農村孩子的愛鳥活動,那活潑勁和孩子們不分高低。至今我腦子里還有著返璞歸真的梁先生,如同孩子般在農村小學的操場上和孩子們一起跑跑跳跳的情形。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作為國家環保局的“環境使者”,我和梁先生曾一起去過三峽。我因為另一個采訪晚到了幾天,一見梁先生,他就氣乎乎地和我談起,剛剛路過的一個縣,看到長江邊上一條像醬油一樣的黑湯沿著江水往下流,黑水足足有半里路寬。

在那個縣里,梁先生告訴我,他亮出了自己政協委員的身份。為的是要問問縣長,這條江是不是他們污染的?縣長說是一個造紙廠的問題?!拔裁床蛔按砦鬯淖爸?”梁先生接著發問。縣長說這個造紙廠是1958年“大躍進”時靠兩口大鍋起家的,當時叫“因陋就簡,白手起家”。

現在要裝一臺廢水處理裝置,投資要超過那個廠的全部固定資產。再說三峽水庫修好后,這個廠子在淹沒線以下,就幾年了,污水處理裝置就是裝好了,也又要被水淹了,就沒去治理?“那為什么不停產,你看看把長江污染成這個樣子?!繃合壬灰啦荒?。廠長說2000名工人,如果算上三口之家就是6000人,一個小縣城只有幾萬人,這6000人誰給我養活啊?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事后梁先生承認,自己當時被問得啞口無言。這種事情光高唱“還我藍天、還我青山、還我綠水”是唱不出來的。

那次在三峽采訪時,我們站在黃柏河邊,這是當地人認為治理得不錯的河,所以請我們這些環保使者來看。對那治理過的河水還有質疑的作家徐剛蹲在江邊撈起一把水草,再站起來時,眉頭皺起來,鼻子和嘴也都擠在了一起。梁先生也不客氣地對陪著我們的環保局干部表達了他的態度:人的認識當然是要有一個過程的。

20年前,在黃柏河還能見底的那個年代,要人們認識到水庫將對鄰近水域帶來多么嚴重的負面影響,也許不夠現實。然而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在黃柏河已經開始由綠變黑的時候,在論證中還把“對水污染的影響”列為“影響較小,采取有效措施后可減小危害”的一類,甚至時至今日,還在說三峽水庫污染“問題不大”,就很難說是實事求是的了。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那次三峽歸來,在國家環保總局開環者使者的年會上,梁先生送給我一本雜志,上面有他寫的文章,表述自己對長江污染應如何面對的見解。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那篇文章中梁先生這樣寫道:“江水輕拍船舷,船在微微晃動。舟上有人難眠。遙想當年,李白遇赦,從奉節東下,一路神采飛揚,留下"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不朽名句。寥寥數字,向我們透露了一千多年前三峽森林茂密、野生動物出沒的環境、生態消息。

今人面對兩岸濯濯童山,峽中滔滔黃水,李白詩中景色,已無法想象;森林與猴子什么年代起從這里消失,也不可考。若詩仙再世,與我輩同行,又會寫下怎樣的詩句留給后人?歷史的冷眼將始終注視著三峽,注視著長江,注視著我們!”

梁從誡:我們一家三代全都是“失敗英雄”(圖)

我和梁先生在一個“戰壕”里打的“戰役”還有一次,那次他老人家真急了。

那是2001年的春天,我、梁先生還有北京地球村的廖曉義共同發起并組織了一次有關北京昆玉河河底硬襯的對話會。當時我們都天真地認為那是中國民間組織召開的第一次聽證會。因為那是中國第一次由民間組織讓政府官員、專家、學者、項目工程人員和媒體坐在了一起,討論一個和都市生態及百姓生活有關的話題。

但會前我們才知道聽證會只能由政府部門召開,民間組織沒有這個權力。那次會上,梁先生發了脾氣。當時到會的北京市領導不承認正在拆北京一個名人家的四合院。但梁先生的老伴方晶老師在現場拍到了大大的“拆”字,他認為這難道還不算是鐵證如山嗎?可中國有多少鐵證如山的事不被承認?善良的人永遠也不能理解。

那次的會,最后因為某些原因沒有見報。這個結果是不是和梁先生的急有關,沒有人去追究,但他的率直和天真,卻讓在場的上百名記者和我感受了一個一家三代都有信念,都有社會責任感的人是如何面對他不能認同的現實的。

那次,我們民間組織呼吁的就是今天所說的:環保?;す膊斡?。城市一條河的命運,關系著生活在河邊的每一個百姓,她的命運不能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

如果說那次我們的行動沒能達到預期的目的,但4年后,2005年4月,北京圓明園湖底硬襯召開的聽證會,NGO代表被請到了國家聽證會上并作了專題發言。4年的時間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瞬間,但在中國NGO發展史上,卻是一步一個腳印。

我和梁先生曾一起參加一個美國高層代表團到華訪問的工作午餐。梁從誡向美國官員講起他和克林頓的見面,講起他當時將一張滇金絲猴母子的照片,作為禮物送給克林頓??肆侄偃撓行酥碌匚?“這種金絲猴的數量還有多少?”“不足1200只。

而且據我們所知,這是靈長類中除了人類之外唯一的紅唇動物?!薄芭?那是我的表親!”當時,在坐的人都笑了。今天想起梁先生當時的介紹,想起他說的“不足1200只”,好像剛明白梁先生當時的用心——我們都是瀕危動物,金絲猴和?;そ鶿亢锏娜?。

我剛剛出版的新書《追尋“野人”的足跡-中國環保領跑人》中,第一位“野人”就是梁先生。在我寫梁先生的文章里有這樣一段:這些年來,有關自己的價值觀、生活理念,梁先生的演講,直接、間接的聽眾不知有沒有人統計過。

坐在臺下、課堂上聽梁先生講課最多一次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可最少的一次有多少,梁先生親口告訴過我,5個。那是在某國家機關。我問梁先生,那你講了嗎?他告訴我,當然不能放棄,我還像是下面坐著成千上萬的聽眾那樣給那5個人講了中國民間組織的環保歷程。

梁先生告訴他們:環境?;げ喚黿鍪欽氖慮?也不僅僅是專家的事情,如果我們作為普通的公民,不參與、不支持、不關注環境?;?僅靠政府和專家,任何國家都是不可能把環境治理好的。

從2003年開始,中國民間環保組織把關注江河的自然,作為推進公眾參與的重要工作。記得我們在一起商量如何促成一次?;づせ岬氖焙?梁先生接到環保部一位領導的電話,希望我們的呼吁,能吸收更多的專家意見。

于是,梁先生拿出他的小本子,找他在政協會上認識的人的聯系方式,然后一個個給他們打電話。從2003年的夏天,到2010年的冬天,整整7個年頭過去了,怒江還在自然地流淌著。這是梁先生參加的許多外事活動中,他都會舉的中國環境?;さ墓誆斡氳睦?。

梁先生曾作過這樣一個比喻。他說:或許,當今的人類就像坐在“泰坦尼克號”上,你有一等艙的樂趣,我有二等艙的活法。突然有一天撞上冰山,停也停不下來,拐也拐不了彎,大家只能同歸于盡。

梁先生沒有看到《追尋“野人”的足?!泄繁A炫苷摺芬皇櫚某靄?。在這本書寫梁先生的章節中,最后一句話是:“我沒有問過梁先生,但我想我的這個假設:為"表親"奔走,是這輩子要一直奔下去了,是不是就是出于從父輩那里得到的信念,一個人要有社會責任感?!?/p>

梁先生您不會反對吧!

梁先生走了,我還想把這句話放在我的這篇悼念文章的最后,因為我對梁先生的尊重與懷念,都基于:一個人要有社會責任感。這一點是16年前我們一見如故時,就相互知道了的共同理念。